夜阑

【喻叶】永远

※喻文州视角
※喻文州病娇黑化囚禁play
※OOC

叶修。
这个让他痴迷的名字。
无数次想起他,开始深深迷恋他,慢慢靠近他的身边。
自己早已中了名叫叶修的毒了。
要是让他能永远的在自己身边多好,让他那诱惑着自己的双眼永远的看着自己,让他永远的在自己的身下沉迷......
不要用那双眼睛那样看着别人,不要用那么温柔的去和关心别人,不要笑着和那个人站在一起...
不行啊,
这样不行啊。
不如,
囚禁你的身体,让你永远待在我身旁。
打断你的双腿,让你再也无法离开我。
挖出你的双眼,让你不再那样看别人。
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吧。

在庆功宴上的红酒里放下禁忌的粉末,
让你的身体失去自我。
我揣怀着内心那不堪的想法靠近你,
慢慢拥抱你,慢慢拥有你。
耳边仿佛有声音在呢喃着,
我明白,那是恶徒的怂恿。
密闭的房间里充斥着情欲的味道,
赤裸的身体在无限交缠,
你带着哭腔求饶的呻吟在耳边回荡着,
而我,不带有一点慈悲,就这样把你彻底弄坏,慢慢把你榨干。
没关系,就这样让你我沉迷。

为什么要和他离得这么近?
为什么要对他笑的这么温柔?
不行,不可以这样。
是他的错吧。
为什么要靠近我的东西呢?
没办法啊,
让他消失吧。
你开始躲避我了呢,
害怕我了么?
我手上沾染的鲜血都是你的错哦。
我有着无限耐心,
所以没关系哦,
我会一次次把你拖回来,
让你再次多藏在那和黑暗的角落里,无意识的诱惑着我。
我会等待着,等待着你再次将你的身体献上,如同那无数个夜晚一样。

你半推半就的,邀请着我,诱惑着我,
我是如此的卑微,在这个腐朽的世界中,你是我的一切。
我能做的,只是将你的入口堵住,配合着你,让你沉迷。
你我早已触及到了那禁忌的苹果,误食了它,如同亚当和夏娃偷食了善恶树的禁果一般。
即便被赶出那伊甸园也没关系,因为在那作为赎罪代表的十字架上,你我早已被紧钉在上面了。

叶修前辈,
我喜欢你,
我爱你,
不要想着逃离我的身边,
因为,
你是我的,
永远。
FIN

【伞修】曾经,那个过去

若能使你存于世间,即便付出我一生荣耀也在所不惜。
说起神枪,世人皆会想到那个帅气的一枪穿云。而又有谁能想起,在那个荣耀的起初,有着这么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他精通所有的枪系,是荣耀初始三年有名人物,也是却邪和千机伞的创造者。
多少人问起我们的荣耀教科书,为何这么多年他都从未用过手机,他也只是笑笑,随口说过。可是,没人知道的是,这个被誉为荣耀之神的战无不胜的斗神,曾在电话里听到了整个世界的破碎。
散人计划失败后,他也只是随手把帐号卡丢开,笑了笑说:“只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他就真的从头再来,只不过,没有再回来了。
君莫笑的37场连胜,是他的主人,叶修,对于他的最为长情的告白。叶修也是一开始就留下了让他超越自己的机会,只是,他没能再用到这个‘机会’了。
他曾说过:少年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。
是啊,人生的路是很长的。
可是,为什么没能在这条路上看到你陪伴着自己身影呢。
他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,最有成就的人才对,但是,他的时间被永远的定格在了十八岁的那天。
从此苏木春夏东,世间再无苏沐秋。
曾说好一起并肩站在荣耀巅峰,可现今,为何我找不到你的身影。
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,除了活着无所不能。
斗神的光荣已经刻成永恒,真正的神枪却被这时间尘封。

——“沐秋,你看到了么,我,已经实现了我们当初的荣耀。”
——“其实,我从来没有离开过,我只是在另一个地方,看你们完成我再也没有机会完成的荣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FIN


这里借用了魂总的《落差》里面的歌词

【双黑太中】樱

※清水向
※设定在双黑之夜之后
※OOC慎入

樱花,
从天空中飘下。
粉嫩的花瓣划过路过的人们的脸颊。
若是说以前,中原中也是绝对不会在意这种东西的。
是那个人,让他呆立在树下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飘散。
曾经自己与那人无数次路过这里,却未曾有在意这番美景。
也许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吵闹,也许是因为他们互相讽刺,也许是因为两人的心都落在不同的地方。
中原中也回过神来,不禁嘲笑自己的没用。那个叛徒离开了四年,未曾和自己联系过一丝一毫。而自己却会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回想起与他的回忆,回想起那张曾令自己生气,令自己高兴,令自己难过的脸庞。
那个人,是自己的死对头,是自己曾经的搭档,是自己...爱恋的人。
中原中也自认为没败给过谁,但直到太宰治的出现,他才明白自己输了。
不仅仅是说他比自己先一步当上干部这件事。
更多的,是中原中也死也不会承认到自己早已明白成为定局的事。
中原中也喜欢太宰治。
这是中原中也不愿承认的事实。
这是中原中也埋藏在内心深处最为黑暗的秘密。
这也许是命运。
那时中原中也这么想。
中原中也是无神论者,但在太宰治叛变之后,他心中不禁出现这句话。
在那四年里,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。
只是一味地用繁重的任务与酒精麻痹自己。
不会再相见了。
中原中也告诉自己。
但是也许上帝真的存在,他与中原中也开了个玩笑。
一个无比恶劣的玩笑。

中原中也捂着左手的伤口,慢悠悠的从一桩建筑物里出来。自双黑之夜以后,自己与太宰也是未曾见过面。
这次任务被对方埋伏了,虽然自己把对方给灭了个一干二净,自己也是受了点伤,但对中原中也来说根本无所谓。
就算流血过多而死,中原中也也不在意一分一毫,对他而言生死一线,自己一直在中间徘徊。
路过种满樱花树的大道,中原中也愣在了那里,曾经无数次与太宰在任务结束之后路过这里,自那日后,也从未见过那个身影。
但现在,那人就站在这里。
面对着一棵巨大的樱花树,侧身现在前面,刮来的风让樱花的花瓣一片片落下,太宰那件长长的风衣也被大风刮起。
若是那些被太宰迷的东南西北不分的女孩看到,肯定会尖叫着晕过去。
太宰慢慢走了过来,眼里是无尽的温柔,太宰用他那无比磁性的声音仿佛勾引一般唤着他的名字。
“中也。”
中原中也在小时候曾讽刺太宰长的有点女气,但他也最终栽在了这副皮囊上。
太宰治轻轻抱住中原中也,在他的耳边仿佛呢喃一般“疼么?”
“你是指哪个?”心,还是身体?
中原中也不禁这么问道。
太宰抱紧了中也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,
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我不会再放开你了,永远不会了。”
永远是多久?
但中原中也愿意相信他,愿意相信这双眼睛。
樱花落下的时间只有五秒,
那五秒转眼就消失了,
但是,他们没关系。
因为,他们有一辈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